Vouloir c'est pouvoir.
C'est la vie.
[夏冰夏] 白色情人節賀文
  紫館有個意外的訪客。
  門外的那人顯然是摸準了自家兄長的規律作息,在夏碎剛盥洗完的五秒後,敲響了夏碎房間的門。
  「夏碎哥。」
  「…千冬歲。」夏碎看著面貌和自己十分相似的男孩,猜到對方的來意,心中無奈長嘆。
  「哥為什麼沒有回來參加春祭?」
  正當夏碎要開口回答,一顆銀色的頭探出門外,鮮紅而帶有明顯睡意的眼眸對上了千冬歲的。
  「大清早吵什麼?」
  兩人間交流的眼神,清楚傳達著:「為什麼你在這裡?」
  「春祭的期間冰炎和我一直在外出任務,一直到凌晨才回來。」夏碎一邊向千冬歲解釋,一邊把一副想直接甩上門的搭檔推回房間。「因為任務的地點不遠,我有順道去向父親請過安了,這點你不用擔心。」
  「既然都──」
  「千冬歲。」夏碎微笑著打斷了千冬歲未完的話。
  是沒睡飽的那種笑法。
  千冬歲不由得後退了一步。
  「就像我剛才說的,冰炎和我才出完任務回來不久。這件事我們之後再談,好嗎?」
  夏碎關門的動作緩慢而優雅,但這段空檔間,千冬歲完全沒有爭執的餘地。
  回到房裡,夏碎卻發現冰炎已經不在房間。
  一個包裝精美的盒子靜靜躺在桌上。
  先是疑惑,想想後夏碎忍不住嘴角上揚。
  當下很想立刻到黑館去,無奈夏碎並沒有冰炎那種強行突破的能耐,只好先拿出手機撥了電話。
  「…幹嘛?」
  明白那不耐煩的語氣代表什麼樣的表情,夏碎想開口卻先被自己一聲「噗哧」打斷。
  「是什麼不能在千冬歲在時拿給我的東西嗎?」
  「笑屁。」
  「該不會是任務勘察的時候買的吧?」語氣中仍是濃濃的笑意。
  「有個傢伙告訴我上個月如果有收到東西,要在今天回禮。」電話那頭的聲音有些彆扭……好吧,不只有點。
  「你知道嗎?冰炎,那是日本商人想出來的行銷手法。」
  「…我要去砸了那間店。」
  「冰炎。」
  「又幹嘛?」
  「幫我開門。」

[夏冰夏] 好天氣
  「天氣很好,去野餐吧。」
  冰炎不解,畢竟在學院中,天氣一直都是「很好」。
  所謂日常。
  即使疑惑,他仍前往風園赴約。
  「哇!來了,主人!來了!」
  ……還帶了個小鬼頭。
  「小亭,乖乖坐好。」小鬼頭的主人不急不徐地說。
  冰炎有些僵硬不自然地向夏碎打了招呼,對方回以一笑,開始從雕刻精緻的提盒中拿出茶點和茶具。
  「點心!點心!」小鬼頭永遠坐不住。
  「小亭,我忘了帶茶葉,請你回紫館幫我拿。」
  冰炎隨意坐在夏碎身邊,挑眉,他確信自家搭檔不是會「不小心」忘記東西的人。
  「怎麼突然說要野餐?」冰炎問道,順手替夏碎整理長袍下擺。
  「需要任何理由嗎?」夏碎優雅地笑著回答,切下一小塊茶點,遞到冰炎嘴邊。
  看起來心情似乎特別好。
  有點不服氣地一口咬下,是刻意降低甜度的和菓子。
  「吶,冰炎。」夢囈般懶洋洋的低語。「這樣需要理由嗎?」
  「哪…?」殘餘的話語被夏碎的的氣息封鎖。

  打從一開始就不需要什麼理由。

  甜點的香味,加深了冰炎地回吻。

  當我們執起彼此的手,一切就不再只是日常。
[夏冰夏] 抱枕
  「不知道學長在不在?」褚的腦抽自門外傳來。
  「幹嘛?」
  「嚇!學長!」門外那人準備敲門的手才舉到一半。
  「你後面那坨是什麼?」冰炎有種不好的預感。
  「呃…」褚的表情顯得有些為難。「喵喵約了我去原世界逛一逛,她進了某家店後,回來就做了這個說要送給你。」說到這裡,褚的聲音漸小。
  在褚身後的「那坨」,是個白色的長型枕頭,上頭印著喵喵的等身大照片。
  「褚…」冰炎的額角爆出青筋,盡可能維持冷靜的聲音說:「跟她說我不能收這東西!」
  不顧滿臉黑線的褚,冰炎用力地甩上門。為了不想再聽到褚的腦抽,冰炎啟動了傳送陣前往避難。

  「我說,夏碎…」冰炎彷彿聽到自己腦血管爆裂的聲音。「那是什麼?」
  「嗯?抱枕啊。」夏碎一臉理所當然地回答道。
  「為什麼我的臉會長在抱枕上!」
[夏冰夏] 道歉
  一次動作沒有跟上,利刃便劃破夏碎的臉頰。
  「對不起。」道歉的卻是被劃傷的人。
  「與其說對不起,不如多練習點。當初找我當搭檔的人是你吧?」說著,那人拋給夏碎一個小罐子。
  扭開蓋子,清涼得藥草味撲鼻,是提爾特製的藥膏。

  那天的對戰訓練,他總共說了十三次「對不起」,術法練習時說了六次。




  最後體力不支,由搭檔背回宿舍時,說了二十一次。

---

  請不要向我詢問為什麼學長不用傳送陣之類的問題。(艸)

---
[夏冰夏] 感冒
  「我早上就覺得你不太對勁,看吧,果然感冒了。」對前來幫忙開門的大氣精靈點頭示意,夏碎提著插著兩枝長蔥的塑膠袋走進冰炎的房間。
  「少囉嗦。」血紅的雙眸一瞪,但是那沙啞微弱的聲音實在沒有什麼殺傷力。
  躺在床上的冰炎把自己包得像雪人一樣,臉頰異常潮紅配上白到像死人的雙唇,行動力殺傷力直線下降,完完全全病貓一枚。
  夏碎走到冰炎的床邊,撥開瀏海並彎下腰,自然而然地將自己的額頭貼在冰炎的額頭上。
  「好燙。」夏碎皺眉說道。「我以為精靈不容易感冒。」
  「會感冒很正常。」病貓反駁。
  「是嗎?」夏碎一邊說著,一邊從塑膠袋中抽出長蔥。「像這種時候,就要用這個。」
  「那個是要幹嘛?」冰炎艱難地轉過頭,看向嘴角帶著微妙笑意的那人。
  「纏在脖子上。」雖然帶著深不可測的笑容,夏碎的語氣卻十分認真。
  「我才不要把那種東西纏在我脖子上!」雙頰似乎又更紅了一些。
  「看來你精神還不錯,應該很快就會好了吧。」看著這樣的反應,夏碎的語氣樂到只差沒哼歌了。「我母親教我的方法,不用擔心。」
  「不要。」丟下兩個字,冰炎拉起棉被蓋過頭。
  「這個很有效的。」夏碎手上的長蔥敲打著雪人中的病貓,嘆了口氣。 「聽話,這樣悶著你會更不舒服的。」
  厚重的棉被中緩緩探出一顆頭,但臉卻別向另一邊,默默地點了一下頭。
  「頭痛。」病貓皺眉抱怨,脖子上纏著包著蔥的布條。
  夏碎將手覆在冰炎的額頭上,輕聲道:「いたいの,いたいの,とんでけ。」
  「你在唸什麼啊?」雙眼已經快睜不開的冰炎囁嚅著。
  「咒語,你快睡吧。」
  偶爾這樣好想也不錯。
  看著熟睡中的搭檔,夏碎笑著這樣想。


CWxFish-Wikipedia

CWxFish

Author:CWxFish
學名:Wenny/あみず
俗名:阿魚/阿菊/阿菊魚
社團:Terra Incognita
生活目標不明,想學想做的事情很多,但龜速進行中。
人生因為APH而充滿了小花。

>English OK!<
>日本語もおk!<
>J'apprends le français.<



Canlenlar

06 | 2017/07 | 08
- - - - - - 1
2 3 4 5 6 7 8
9 10 11 12 13 14 15
16 17 18 19 20 21 22
23 24 25 26 27 28 29
30 31 - - - - -



Articles



吐嘈用/Comments



亂七八糟丟/Trackbacks



月份存檔



吼叫盒子


ShoutMix chat widget



Plurk



まるかいて地球

free counters



加為好友

和此人成爲好友



用力踩下去